捶草印花技艺焕发新生机_资讯_服装工业网

木棒捶得叮叮当当,连同印花时心弦的轻轻拨动,合成美妙的乐音,诉说着手工艺的闲适与诗意,表达着农耕文明的恢宏与静美……这独具特色的工艺就是陕州捶草印花技艺,2013年被河南省命名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图片 1

“将芊棒棒草依次排列在棉布中间,用棒槌一阵捶打后,草的汁液慢慢渗入棉布中,不一会儿工夫,一块漂亮的花布就完成了。”近日,在陕州区西张村镇人马寨村秀云民间艺术馆,河南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朱秀云和几位村民并排坐在桌子前,现场向记者展示制作捶草印花工艺品的过程。

图片 2

捶草印花技艺焕发新生机_资讯_服装工业网。“捶草印花工艺流程看似简单,但要完美完成却有着文字难以表达的微妙技术。”朱秀云介绍,构图布局、捶草用的垫板,捶打用的工具,面料的薄厚、草叶生长的季节和含汁量的多少,特别是捶打时使用的力度,完全要靠制作者手上的感觉,而这种手上发力的感觉取决于捶打的经验和体会,经验越丰富,力度越精准,越能完美展现传统工艺的手工之美。

□ 本报记者 刘 峰 文/摄

据了解,捶草印花技艺相传起源于明清时期,是农耕时期百姓智慧的结晶和审美需求,也是一种地域性较强的民间印染技术,在豫西地区的广大农村普遍流传。那时候没有化学染料,草是最廉价的,几乎没有成本,于是,老百姓就用草叶在土布上榨汁渗印,自制花布,这种取之天然、简便易行、美化服饰的印染方式,无意中体现了“天人合一”的朴素理念。

春分过后,随着天气的转暖,位于河南省三门峡市的陕州地坑院也开始热闹了起来。

今年68岁的朱秀云,小时候穿过土布捶草印花做成的衣服,对这种古老的印染技艺有着特殊的感情。从2008年开始,她走访多位老人,虚心拜师学艺,经过反复试验,终于掌握了捶草印花技艺,将这种濒临失传的技艺整理出来,并进行传承和广泛传播。

走进这个被誉为“地平线下古村落,民居史上活化石”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遗址,为之震憾的不仅仅是古代建筑之美,那些在传统文化孕育下的手工匠人的独门绝技,更是令人惊叹,而正是他们的坚守与传承,使得“非遗”得以延续至今。

随着这几年陕州地坑院景区的开发,朱秀云等人用捶草印花技艺制作出的床单、围巾、手绢等用品与饰品,得以展示给更多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售价从几元到几百元不等,令游客爱不释手。2017年8月,朱秀云还带着她的捶草印花工艺品参演了在北京录制的《魅力中国城》,向全国观众展示了三门峡民间艺术的无穷魅力,为三门峡争得了荣誉。

复活古老印染技艺

2017年,朱秀云的外孙女、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的牛天艺决定回到家乡,帮助姥姥一起将捶草印花技艺传承并发扬光大。一年多来,她们将非遗与研学旅行、文化艺术教育相结合,已在人马寨村组织了数十场学生研学和文旅活动,并研发了数十种捶草印花创新产品,举办了“非遗传承人培训班”,同时还在积极扩建古村人马寨研学营地和手工工坊生产基地。“我学的是管理类专业,想把所学用到传承和发扬捶草印花技艺上。”牛天艺说,现在的她已经深深痴迷于这项古老的工艺。

将放入野草、植物叶片的小布袋置于一块白色的土布上,用棒槌捶打,使植物的汁液渗入土布,此时,土布上便会印有形态各异的花草图案。这种传统的而独特的印染技术被称为“捶草印花”,与当地的地坑院、虢州澄泥砚一同被誉为“陕州三宝”,被列为河南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经过十余年的挖掘研究、精心创作、传承创新,目前陕州捶草印花技艺正在积极向国家级‘非遗’项目努力。”朱秀云说,中国民协顾问夏挽群曾这样评价捶草印花技艺:“简单和原始恰恰是它的价值所在,它是全国唯一的。”因此,她坚定地相信,有朝一日,捶草印花技艺定能成为国家级“非遗”项目,从而焕发出勃勃的生机。

“捶草印花”技艺的非遗代表传承人朱秀云在陕州地坑院文化景区的一处庭院内有一间工坊,向游客现场制作和售卖她的手艺活儿。朱秀云出身于印染世家,从曾祖父辈起便从事印染业,主要是捶草印花。

捶草印花技艺相传起源于明清时期的古老印染工艺,在豫西的农村地区广泛流行,由于当时没有化学染料,野草、植物叶片随处可见,于是,老百姓就采回这些草叶,通过榨汁渗染在土布上,自制成五颜六色的花布。遗憾的是,这一流行于民间的古老印染技艺并没有官方的文字记载,在社会和时代的变迁中,逐渐失传。

从小穿过土布捶草印花衣服的朱秀云,凭着儿时看母亲印染土布时的模糊记忆,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她决心整理恢复捶草印花技术。通过走访当地老匠人,登门拜师,将这些口述详细记录下来,回到家再反复试验,历经六年时间,最终确定了捶草印花工艺流程,即织布、采花草、选叶、摆型、夹布、捶打、清理草叶、媒染固色、染布、晾晒、制作成型,总共有11道工序。朱秀云终于使这个在民国初期就淡出百姓生活的技艺得以重新复活。

如今,有越来越多的人崇尚绿色、天然、环保的健康生活理念,土布捶草印花满足了人们追求自然、个性化服饰的需要。朱秀云的制作总能引来不少游客的目光。随着棒槌的敲打,野草、植物叶片的汁液在土布上渐渐印染上一片片的花瓣,不一会儿功夫,一块白布就变成了花布。在朱秀云的工坊里,用这一古老印染工艺制作的床单、围巾、手绢等用品,从几元到几百元不等,游客们流连于此,爱不释手。

与时俱进的朱秀云,还开了网店,她说,她制作的捶草印花土布产品在网上很受欢迎,因为它不仅是实用品,还具有收藏价值。捶草印花技艺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如果仅仅用它来赚钱,朱秀云心有不甘,她最大的心愿是让更多人了解学习,并将这种技艺传承下去。

中原一绝的“陕州剪纸”

“进村不见人,见树不见村”是对陕州地坑院的真实写照。

但是,要想找到“陕州剪纸”第一人、“非遗”传承人黄亮娥,并不是件难事。游客只需顺着那清脆动听的民间小调的方向,便可一路寻到她所在的地坑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