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凤阳古城修复会存在野蛮施工?

为啥凤阳古城修复会存在野蛮施工?

15日,作家张宏杰在微博发文称,安徽省凤阳县明中都城墙维修工程存在可能破坏文物原貌的情况。昨天下午,安徽省文化厅就此事通报称,事件发生后,安徽省文物局进行了现场调查,经调查,该工程施工中存在野蛮施工的问题,工程施工现场存在安全隐患。安徽省文物局已责成当地政府加强对保护工程的监管,进行全面整改。对此,凤阳县宣传部回应称,县文物主管部门已经要求施工单位立即停工,今后禁止在修缮施工中使用电钻等工具。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2007年明中都修缮工程曾被曝“质量可能存在问题”,导致修复后的城墙倒塌。

2017年12月15日,西安市长安区韦曲街道办三府井村的明秦王墓是明第十代秦王——宣王朱怀埢的陵园,为全国第六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如今这里成了菜园子(12月16日搜狐网大视野)。

www.4648.com,昨日,新京报报道了安徽省凤阳县明中都城墙维修工程破坏文物原貌的情况,引起了关注。安徽省文化厅官网随即发通报进行了回应,通报称,经调查,该工程施工中使用电钻剔除残砖的做法,确属不当,存在野蛮施工的问题。凤阳县文广新局已第一时间下达停工通知(5月18日新京报)。

修古城墙用电钻被质疑

在民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那就是“地上文物数山西,地下文物数陕西与河南”。而且,通过秦兵马俑等地下文物的展示,陕西的古代国家级文物的确是多,这是其它省市自治区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但是,不管陕西的国家级文物有多少,都需要依法加以保护,绝不能玩忽职守。只有依法尽职尽责,才能不愧对祖宗和我们的子孙后代,才能不让监管者成为历史的罪人。

一座古城的修复工作,应当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进行施工前的评估,并制定符合规定要求的实施方案,并进行公开招投标,施工单位必须具有修复文物的工程建设许可资质,建设施工的监理单位同样需要具备相应资质。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工作链条,凤阳古城的修复必然会发生野蛮施工等违法问题。

15日下午,曾着有《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等畅销书的作家张宏杰在其个人微博发帖称,他近日在安徽凤阳旅游时发现,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中都皇故城东华门城墙的一处修缮工地中,有工人用电钻将旧砖起掉,换上新砖,并在微博上发布了相关视频。

人们常说,保护文化遗产,造福子孙后代;人们常说,保护文物光荣,破坏文物可耻;人们常说,文化遗产是凝聚中华民族的桥梁和纽带;人们常说,同心同德保护文化遗产,群策群力守望精神家园。可以说,这都是金玉良言。只有遵守这样的理念去依法履职尽责,才能让历史文物成为会说话的历史见证者;只有把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文物精心保管好,利用好,才能让古代文物转化为我们所需要的生产力,才能转化为推动历史发展与进步的动力源泉。应该说,这些大道理,西安市的那些监管部门和工作人员比我们更在行,而且个个都是专家级人物。但是,关键在于那些文物专家和领导者是不是有依法保护文物的责任心,他们是否知道自己所应承担的法律责任与义务。如果他们懵懵懂懂地混日子,不依法履职尽责,即便是文物专家和领导,也对保护文物有百害而无一利。而且,对于不负责任的文物专家和领导同样应当依法问责。

既然问题暴露出来了,那就要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实施责任追究,而且依法依规实施零容忍。不管涉及到哪一级领导干部,都应当一视同仁,绝不姑息迁就。如果存在权钱交易等腐败问题,那就必须严格按照党纪国法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养奸。

张宏杰在微博中称,“这不是在维修文物,这是在毁灭文物”,在他发布的于施工现场拍摄的视频中,一名头戴安全帽的工人在用电钻对着一个不足一人高的残缺城墙施工,随着电钻钻下去,一块块砖头落到地上。

那么,针对西安市秦王墓变成菜园的事,西安市人民政府就应该依法问责。只有查清原因,弄清责任人是谁,才能让依法保护文物的法律法规规定变成监管者的具体实际行动。如果仅仅把依法保护文物挂在嘴上喊口号,贴在墙上当标语,那是不起任何作用的。那就是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那就是失职和渎职犯罪。

众所周知,古代建筑的维修和修复,必须坚持修旧如旧的原则;众所周知,古代文物是会说话的历史,既然安徽省有关部门批准凤阳古城进行修复,那就说明凤阳古城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决不是一般建筑物,可以随便维修,必须严格按照规定进行局部或整体修复,任何人在修复施工时不得擅自改变它的施工工艺要求。

此外,张宏杰表示,被拆下的城砖数量很大,“旧砖拆得如同小山”,并搭配了一张大量砖头堆积在一起的照片。张宏杰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对比了明中都城墙修缮前后的一些照片,发现许多修缮“完全没有保留历史信息,把旧城砖都放弃了。”在他看来,“这种修复方式是破坏性的,修复之后再也无法恢复原状。”

既然秦王墓属于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那就应当依法落实监管责任制,端纳税人的饭碗,就必须依法承担责任和义务。如果仅仅是树碑立传,在石头上刻上几个字,说明秦王墓属于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就觉得万事大吉了,那是绝对错误的,那就必须严格按照党纪国法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绝不能让监管者逃避责任追究,绝不能让秦王墓如此重要的国家级文物保护重地,随意被人当成私人菜园,为个人谋利益,而让国家文物受损害。

人们常说,保护我们的家园,让地球充满绿色;人们常说,只有服从大自然,才能战胜大自然;人们常说,一个懂得爱的人,不可能不关心地球,关爱环境是最大的慈善;人们常说,任何生命都是把保护自己当作至高无上的目的,这是生命世界里的原则。只有按照这样的理念,才能依法把凤阳古城的修复工作贯彻落实到官员的实际行动上;只有依法监督凤阳古城的修复工作,才能严格按照党纪国法把产生腐败的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如果凤阳古城的修复工作存在权钱交易行为,那就要顺藤摸瓜一查到底,绝不能让利益保护伞逃避法律责任追究。

安徽省文化厅官网的资料显示,明中都城位于安徽省凤阳县城西北,明洪武二年建造,是明朝正式决定设立的第一座皇宫,早于现北京故宫47年。

记得,比克斯塔夫先生曾经说过:“人人皆受制于法律。”那么,对于依法保护文物的职能部门就不能不受党纪国法的约束。而且,只有把依法监管纳入工作绩效考核范围,才能把文物保护工作依法纳入法治化管理轨道,才能把责任追究转化为常态化工作监督机制,才能让监管责任制变成每个监管人员依法履职尽责的自觉行动。

人们常说,齐心保护文化遗产,合力构建和谐社会;人们常说,文化遗产是凝聚中华民族的桥梁和纽带。那么,凤阳古城的修复工作,就必须站在历史和时代发展的高度提高保护责任意识;那么,凤阳古城修复工作中的野蛮施工就必须依法受到责任追究,绝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且,对于监管工作中存在的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必须受到责任追究。如果没有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工作作风,凤阳古城的修复施工就不会发生中野蛮施工。这说明,监管部门和监管工作人员不作为,没有依法履职尽责,才是导致野蛮施工的根源。只有通过现象看本质,才能避免某些官僚主义者逃避党纪国法责任追究。只有把凤阳古城修复中存在的野蛮施工查个水落石出,才能对得起凤阳的广大百姓。

为啥凤阳古城修复会存在野蛮施工?。16日凌晨,安徽省凤阳县委宣传部通报称,根据凤阳县有关部门的调查,张宏杰所述的现场是正在进行的东华门门券残缺隔墙维修工程,工程建设过程是严格按照规定进行的。“因为东华门门券坍塌毁损严重,需要剔除破损、松动城砖,由于部分已经钙化的浆料及城砖非常坚硬,所以工人使用了电钻。”

其实,秦王墓变成菜园很好查,只要先查清是谁种的菜,是谁让种的,为啥要这么做?然后再按照党纪国法的相关条文规定就能对号入座。那么,我们作为中国公民就要拭目以待,看西安市究竟如何依法问责。如果不让秦王墓得到开发利用,并让其转化为经济与社会效益,实在太可惜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