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国资委、上海市政府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科创中心推进会举行www.4648.com

而这一年,答卷背后的跋涉和思索,更将成为上海通向未来的一次重要起航。

此前,科研单位形成的科技成果,需要从市一级往上逐级报备,使用、处置、收益的自主权范围只有“30万元”以内。面对繁琐程序,科研单位的成果耽误不起;面对报批责任,相关部门也有点负担不起。现在,“三权”自主也紧随着分配比例的再造,《意见》提出“允许高校和科研院所科技成果转化收益归属研发团队所得比例不低于70%”。

为支持上海全力服务好、实施好国家战略,国务院国资委、上海市政府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科技创新中心推进会8月28日下午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出席会议并讲话。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会上讲话,并同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应勇签订《国务院国资委、上海市政府共同推进上海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战略合作协议》。

5月14日,苹果CEO库克在上海由衷感慨:“这是一个任何梦想都能实现的伟大城市。”

择天下英才而用之。《意见》聚焦引进培养、使用评价、分配激励三个环节。近期上海已经出台创业大学生获得首轮融资就可以获得上海户口,又出台了外国优秀留学生落户上海的优惠政策,预计一系列先行先试的举措还会出台。此外,刚刚被划入自贸试验区的张江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正在开始一场前所未有的“双自联动”,将为创新领域的规则探索提供宝贵的试验田,形成真正的“创新红利”。

肖亚庆指出,上海经济发展水平和国际化程度较高,科技基础设施较为完备,高层次人才资源丰富,高等院校、高新技术企业、国家级研发机构、跨国公司研发中心云集。近年来,上海市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举全市之力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形成了一大批国际领先的重大科技成果,取得了显著成效。上海浓厚的创新氛围和优越的发展环境为中央企业创新发展提供了良好条件,中央企业与上海的合作日益深入,成果不断涌现。中央企业已经成为上海市科技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建设科技创新中心的重要推动力量。中央企业要牢记使命、抢抓机遇、主动作为、大显身手,全方位加强与上海的创新合作,着力强化自主创新,增强国际竞争力;着力强化协同创新,持续提升创新效率;着力强化创新创业工作,加快推进新旧动能转换;着力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激发创新活力,在实现自身又好又快发展的同时,充分发挥中央企业的骨干中坚作用,为上海早日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作出积极贡献。

国务院国资委、上海市政府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科创中心推进会举行www.4648.com。正是“科技创新”,让上海在世界性的“下行压力”中依旧保持稳健节奏。也得益于科技创新的嫁接,上海正在加速推进的“四个中心”建设,将拥有更坚实的内核。

承担国家战略,对创新有前端引导,这让上海建设全球“科创中心”的使命格外特殊。上海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中,只有实现重大科技创新工程和项目的前瞻布局,才能赢得主动。

肖亚庆指出,把上海建设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是习近平总书记对上海的指示要求,是党中央、国务院建设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作出的重大部署,是一项重大的国家战略,中央企业要认真贯彻落实。这次会议是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快建设上海科技创新中心重要指示精神的具体行动,是认真贯彻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共同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建一批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创新型企业的具体举措。

做好这些,将换来无穷活力。

上海的转型迫在眉睫。进入21世纪以来,上海发展的土地、环境、人才约束日益加大,经济增长“减速换挡”。2008年,上海的GDP增速回落到9.7%,延续16年的两位数增长就此终结。而到2014年,这个数字,变成了7%。没有改革创新就不能前进,上海用“壮士断腕”来释放出转型空间,重构城市发展动力、激发全社会创新创造活力。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林念修出席会议,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徐福顺介绍双方战略合作情况及协议主要内容。上海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周波,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诸葛宇杰出席会议。一批中央企业落户上海项目举行集中签约。中国核工业集团、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中国宝武钢铁集团、中国进出口银行负责同志作交流发言。

因为承担着国家战略,建设“科创中心”的使命格外特殊。它不能只管一时,更不能只看一地。

剑指一切制约创新的制度藩篱,体制机制改革将是重头戏

韩正代表上海市委、市政府,向国务院国资委和中央企业长期给予上海发展的关心支持表示衷心感谢。他说,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上海的指示要求,是一项国家战略。中央企业是建设创新型国家的主力军,参与上海科创中心建设,使我们深受鼓舞,相信在国家部委和中央企业的大力支持下,我们一定能为服务和实施国家战略作出更大贡献。

很大程度上,这一年的上海在解剖自己。上海并不讳言自己的短板。与理想相比,这座城市的创新活力仍显不足;活力不足背后是体制机制存在“不通不畅不活”;体制机制障碍背后则是管理方式和观念的不合时宜。

在中国经济转型的历次关口,上海都勇立潮头。如今,当创新驱动的号角吹响之时,上海再次承担了率先出发的历史重任!

国务院国资委与上海市政府正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建立长效合作机制,共同推进中央企业重大项目落户上海,这是上海科创中心建设领导小组2017年度重点工作之一。据介绍,纳入此次国务院国资委与上海市政府签约的科创与新兴产业项目,涉及智能制造、生物医药、新能源、海洋工程装备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共性技术研发、研发和功能平台的建设,金融支撑国家一带一路、走出去战略等领域。

当好全国改革开放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上海的使命不寻常。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对于“加快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军”的中央点题,上海给出了“可操作管用”的路线图,并强调能落实落地。

韩正说,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新形势下对上海工作提出了新要求,要求上海继续当好全国改革开放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我们深入学习领会和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要求,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结合上海实际、发挥自身优势,全力以赴推进自贸试验区和科创中心建设两项国家战略。以制度创新为核心推进自贸试验区建设,按照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正确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积极探索与开放型经济相适应的政府管理体制和监管模式,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上海有基础、有优势,也有不足,要找准突破口,第一资源是人才,关键条件是创新环境,核心力量是市场主体。人才和团队决定科创中心的影响力和竞争力,要在现有人才高地的基础上,加快形成若干领域人才高峰。我们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要求,以更加开放的理念,择天下英才而用之,中央企业人才济济,参与上海科创中心建设将是对上海的更大支持。我们要营造更好的人才环境、创新环境、法治环境和营商环境,更加注重市场主体的实际感受。要充分发挥企业在创新中的主体作用,加快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中央企业参与上海科创中心建设,将加快提升科技成果的转化能力。上海科创中心建设是一个开放的大平台,希望我们各方携手、共同努力,服务好实施好国家战略,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

为什么是创新?为什么是上海?

集聚创新人才、激活创研院所、扶持创投机构、搭建创业平台……黄浦江畔,新一轮浪潮正在涌动。5月25日,中共上海十届市委八次全会召开,审议并通过了《关于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意见》。科技创新成为上海未来应该依傍的“主动力”。

“放出来”的创新,向陈弊挥刀

“一切不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的思想观念都要坚决摒弃,一切制约发展的体制机制弊端都要大胆革除,一切束缚创新创业创造手脚的政府管理方式都要彻底改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强调。

这一年间,这座城市以全城之力,密集调研、反复求问、持续探索。人们迫切地需要知道,创新会给上海带来什么,上海又将因创新改变什么?

《意见》在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区域布局三方面提出了具体任务。也提出,要优化重大科技创新布局,加快建设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和若干重大创新功能型平台,实施一批重大战略项目,布局一批重大基础工程,建设各具特色的科技创新集聚区。

“抓创新就是抓发展,谋创新就是谋未来”。上海在寻找答案,也是在寻找一个通向未来持续发展的新的动力源。

开放是创新的源头,国际化更是上海最大的优势。这一年,上海市领导反复强调,科创中心是一个国际化大平台,需在开放的理念下予以推进。

“支持我们面向未来发展的动力,正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换,”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强调,科技创新,就是上海未来应该依傍的“主动力”。

上海市科委体改法规处处长吴寿仁表示,《意见》其实不仅是向科研单位放权,也是强化科研团队在实施转化过程中的主体地位,将科研人员作为转化的“主人翁”。此前即使张江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试点的股权激励改革,研发团队在“饼图”中的占比也是不高于50%的,可见如今经济上的激励力度非常之大。

上海+“科创”,一场历史必然

或许自贸区之后,科创中心将成上海另一张城市名片。

在这样的语境下,“科创中心”是一个目标,也是一次倒逼。让创新走上通途,需要靠改革;改革的第一刀,则动向政府自己。

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总裁、上海杨浦科技创业中心总经理谢吉华表示,《意见》“完善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机制”中的一些提法,如“知识产证券化技术交易制”很新,将上海定位为辐射全球网络的一个中心,体现了“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化视野。今年1月,科技部和上海市政府在杨浦区共同设立“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它打出的口号,是打造“各类技术转移服务机构汇聚的平台”。这里没有级别、没有编制,一切以专业和市场为导向。国家技术转移东部中心已与美国Yet2、德国史太白等国际知名技术交易机构建立合作关系,正打造辐射全球的技术转移网络平台。在上海,这样的开放平台正在日趋普遍。毋宁说,这也是一种新标杆。

2008年那场全球金融危机,催生了世界经济的大转型。传统的外向型经济遭受顿挫,逼着上海找到新的路径。

细加分析,这些专项既有面向基础前沿开展的超前部署,也有面向产业建立的自主创新体系,立足的都是上海有基础、有优势、有能力突破的领域。除了老牌的科研院所、大型国企,民企联影医疗自主研发的48通道射频接收系统,已经超越国际市场普遍使用的32通道系统,在素为西方垄断的核磁共振领域分得一杯羹;把中国研发中心放在上海的外企霍尼韦尔则研发出数百项产品在世界热卖,一次次上演“东方服务世界”的好戏。各类主体都在创新,上海的许多方面都在与“核心技术”发生关联。

是优势,更是一种方法论

上海市社科院副院长王振认为,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最大的优势在于,这是国家战略,由上海代表中国参与全球市场的创新竞争。“上海有比较好的科技创新基地,有资金又有院校,还有人才,同时可以向长三角腹地辐射,这都是其他城市不具备的优势。”王振说。

上海不只是“高精尖”的上海。这一年,同样有越来越多的“草根”站上这里的舞台。

何谓“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韩正解释说,一要具有全球影响力,二要聚焦科技创新,突出创新驱动发展,三要充分体现中心城市的集聚辐射功能。

2015年,一场“思想大解放”正在上海各级党员干部中开展。重提“思想大解放”借的是自贸区扩围之机,其实也指向科创中心建设。上海清醒地意识到,科创中心目标面前,“一切不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规律的思想观念都要坚决摒弃,一切制约发展的体制机制弊端都要大胆革除,一切束缚创新创业创造手脚的政府管理方式都要彻底改变”。

曾经,上海为何出不了马云的讨论火热一时。互联网席卷下的这些年,“BAT”三巨头都不在上海,这令很多人耿耿于怀,甚至因此唱衰上海未来。上海自己也曾受困于“BAT之问”。昔日错过BAT,的确是上海的遗憾。但今天的上海必须跳出这个框架。

承担战略,唯有静水深流

从300毫米硅片集成电路到燃气轮机,从“脑科学与类脑人工智能”到“干细胞与组织功能修复”,从“北斗导航”到量子通信,从“大飞机”到深海科学……这一年间,上海承担着数量空前的国家级重大项目,逐一剑指科技前沿。

创新驱动的根本,在增强自主创新能力;自主创新的关键,在掌握核心技术。当国际竞争进行至今日,向发达国家要核心技术无异于“缘木求鱼”,而奋力追逐核心技术,正是上海的选择。

破除一切制约创新的制度藩篱,上海开始踏上了建立市场导向的创新型体制机制、推进管理创新之路。上海市科委主任寿子琪认为:“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最重要的是坚持需求导向和产业化方向,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完善资金链,解决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问题和突出难题。围绕这一目标,关键是要依靠体制机制改革,让创新主体、创新要素、创新人才充分地活跃起来,推动科技成果高效转化为现实生产力。”

除了老牌的科研院所、大型国企,这一年,上海的许多方面都在与“核心技术”发生关联。民企联影医疗自主研发的48通道射频接收系统,已经超越国际市场普遍使用的32通道系统,在素为西方垄断的核磁共振领域分得一杯羹;把中国研发中心放在上海的外企霍尼韦尔则研发出数百项产品在世界热卖,一次次上演“东方服务世界”的好戏。

明确“由谁创新”“动力哪里来”“成果如何用”

当各种束缚逐渐被打破,创新活力就是这座城市最鲜亮的底色。

“开放就有活力,放开就是支持”,体制机制改革是重头戏。关于创新生态,《意见》着力破解制约创新环境建设的四个难题:创新成果转化难、创新企业融资难、草根创业难、知识产权保护难。这些都是“干货”,为打通科技成果产业化“最后一公里”进行体制机制的突破。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同样是“科创中心”的题中之义。上海的培育很安静。这里看不到政府主导的“天使大街”、“创业公寓”,但恰恰是冷静和清醒,会让上海的活力更真实。

这份历时一年形成的《意见》,经历了前期调研、专题研究、制订方案三个阶段。要解决的问题,聚焦在“由谁创新”“动力哪里来”“成果如何用”三个基本问题上。《意见》提出“两步走”规划:到2020年前,要形成科技创新中心基本框架体系;到2030年,要形成科技创新中心城市的核心功能,走出一条具有时代特征、中国特色、上海特点的创新驱动发展新路。

浦东张江,创始人李瑜用4年时间创造出市值达10亿元的优谈网;名不见经传的“连尚网络”凭借自主研发的“WiFi万能钥匙”,仅用2年就被估值过10亿美元。静安上海创客中心,十几个年轻人玩出来的“足记”,一下火爆微信朋友圈,成为现象级。闵行起点创业营,一家叫“美食送”的网络点餐配送公司,短时间内营业额超过1个亿……

从“使用权、处置权、收益权”,到知识产权证券化、技术转移交易平台,《意见》提出不少具有经济概念的关键词。而这些名词均指向“转化”二字,力图用各种“经济杠杆”撬动科技转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