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行反革命的夏天真是越来越热了

怀念,那些夏天

看了昨天的评论,你们都很讨厌下雨啊,但是请珍惜好吗,梅雨和秋雨截然相反,一层秋雨一层凉,一场梅雨一场热啊,等梅雨下完,最暴烈的日子就来了。

     
小时候的夏天我们都是脚上穿着凉鞋,手里拿着冰棍,和一大群小伙伴一起去河边玩打水仗。每次非得湿成落汤鸡才肯回家,那种凉透了的感觉,真好!

陕煤澄合董矿分公司 韩丽

现行反革命的夏天真是越来越热了。很多人不知道,芍药开号第一篇,写的就是吃冰话题,当时也是个热天,索性写了个花草、浆果冻冰块的DIY,转眼马上就要一周年了!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此时要不要送祝福呢)

       
回忆里的夏天都是我们最期待又最漫长的夏天,因为夏天来了就意味着我们可以放一个长长的暑假,可是太热了我们总是希望秋天早点到来,不过我们每个人都还是爱极了夏天。尽管每到夏天,知了就不停地开始各种演奏,有时候我们甚至觉得吵会约上伙伴们一起去逮它们,省的它们使劲的在炎热的夏天无比热情。最后又不知道如何处置便一个个放飞它们自由。

曾经的我,多么盼望漫长暑假的到来!一考完试,感觉就像山上撒了欢的羊儿,大把大把的时间,我却吝啬如数揣在口袋里的糖果,掰着个个一天天送走。

无拘无束才是夏天的标签,恰逢一周年,我又来聊吃冰这件事了。我想聊聊,不能吃冰的那些人,可以用花草怎么玩~

     
都说知了是夏天的伙伴,只有在最热的天里它们才会出来工作,可是如今夏天是越来越热了,但是我们想念的知了都不见了,偶尔听到知了的叫声都觉得特别亲切,满满的儿时回忆,满满的夏天音符,地球变暖,可那些可爱的知了都不知道去哪了?回家了吗?但它们的家又在哪里呢?

此刻的我,坐在空调房的电脑前敲着文字,突然被这个话题带出了些许好心情。

芍药姑娘 Vol.377

       
那些年的夏天我们的大街小巷人手一把竹皮编的六边形扇子,纯手工制作,主要是扇出来的风可以让我们凉快的度过夏天。那时候没有空调,顶多家里会有一个风扇,但是大多都是扇子。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世界上还有空调这个神奇的东西。走街串巷,特别是那些老爷爷老奶奶个个拿着扇子舞动着,在那个没有空调的年代里成了一道迷人且凉爽的风景线。

我长大了,再也不是曾经那个楼下和小伙伴一起玩耍的疯丫头。可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曾经对于夏天的那份欣喜怎么如今反而变成一种敬畏了?

x

     
如今扇子的时代已经落入了尘埃里,每家每户没有空调是没有办法愉快地度过夏天的。那些年我们的扇子呢!估计早已经被虫蛀了,而我们现在每天二十四小时都躲在不超过二十四度的空调房里,然后外面的夏天就越来越热,现在的小朋友再也不会像我们小时候那样在炎热的夏天里去户外游戏了。因为全球变暖,夏天越来越热,那些活动再也进行不了了。

早上一起来就查天气预报,希望今天不要太热,否则紫外线太强会晒黑;日头太毒会中暑;天气太热流汗脸上的粉会花……纠结、难伺候如我,可是,夏天又怎会不热?

不吃冰的你就这么办

       
以前我们吃的是老冰棍,现在走街串巷卖得是小奶糕,时代在变,口味都变了。夏天原有的味道也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热的要死的温度。最近高温橙色预警不断出现,四十度的高温已经成了常态,而我们能做的都是把空调的温度再调低一点。如果我倡议我们人类都关掉空调,从尘封的抽屉里拿出扇子,这样地球的温度会不会也跟着降一降。

可能我更会保养了,但同时我失去了好多童年时的无忧无虑!

试问哪个小朋友不爱吃冰?冰不光好吃,吃着还快乐啊。为什么会快乐?说不上来,好像就是一件好玩的事。

       
都说由俭入奢容易,可是当我们过惯了有空调的生活,就再也离不开了空调。由奢入俭就太难了。一旦依赖,难以自拔啊!我们的夏天已经被空调西瓜WiFi
代替了。那些年的冰棍,游泳,扇子该被载入史册了。

怎么现在的夏天分成了三点式,却少了曾经的风情万种?

芍药小时候最爱吃一种绿豆雪条,刚从泡沫箱里拿出来时,硬硬的,还冒着仙气,咬一口有绿豆沙的香气和细腻口感。简简单单没任何添加,卖得忒便宜了,2毛五一根。

       
好怀念小时候,那时的天是湛蓝的,水是清澈见底的,夏天是用来乘凉的。而如今天空中的乌云多了,地球上的水资源越来越少了,而空调却越来越多了。

怎么如今的雪糕种类五花八门,却吃不出了久违的味道?

后来呢,小朋友的味蕾就被伊利的火炬蛋筒给俘虏了,我们第一次知道(人造)奶油是这个味道,现在想来甜到不能再甜,但是吃着幸福感爆棚。这种甜筒略贵,1块五一个,一般只有家长心情特别好,或者考了个高分,再不然自己攒了很久的钱,才舍得吃上一个。(这是一段严重暴露年代感的回忆,豁出去了我)

       
以前的夏天热的还可以喘气,如今的夏天热的感觉呼吸都困难了,我们太在乎自己的感觉了,也许人类进化越来越脆弱了。可是我还是希望我们每个人每天少开一小时,既然已经离不开就只能尽量减少它对外界温度的影响。

怎么曾经疯闹如我、娴静如我,如今却总是心烦气躁、惶惶不可终日呢?

伊利蛋筒没威风多久,又被小伙伴们抛弃了,大家投向了肯德基爷爷的甜筒,没多久又开始流行:「爱她就请她吃哈根达斯」。所有的雪糕、蛋筒都开始添加浓厚的奶油味了,奶油越用越好,口味越来越多,口感越来越厚重,价格也越来越高。

     
如今的夏天真是越来越热了,所以我们偶尔把空调遥控板关一下,缓解一下这个地球的温度,这样地球才有更多的未来。

还好,有些记忆的碎片虽不完整,却终未遗失。小时候有好吃的草莓雪糕,三毛钱一只,那个时候不知道香精的概念,就是觉得嘬在嘴里味道很浓郁、很香甜。如果再奢侈一点,花五毛钱可以买方方正正的大冰砖,纯奶油的,一体黄油色,分量很足。奶奶疼我,不时会给我一元钱让我去买黑里俏,那是一种外面包巧克力,里面是奶油夹心的长棍雪糕,这个待遇算特别高的。其次,记忆中还有一种娃娃头的雪糕,好像也是纯奶油的,做得很萌的小娃娃图案;还有南洋的一种夹心雪糕,芯是亮丽的橘红色,很特别味道也不错;当然了,还有最实惠的冰冻果汁,花花绿绿的,一毛钱的样子。

我突然有点想念最初时那个简简单单的绿豆雪条了。

那些年没有空调,风扇也没什么特别的记忆。倒是家里的蒲扇好用,随时随地随身携带,热了就扇扇,特别真实地还原了类似一边扇扇子,一边看电视的场景。那个悠闲的神态,俨然是“一扇在手,智慧全有”的诸葛孔明。吃完饭就下楼找小朋友玩,大约是我四年级以前的事。天黑的晚,各种游戏变着花样地玩,捉迷藏藏进自家干了的水瓮也是常有的事。那个时候除了楼底下,还不时地转换战场。以前招待所有个葡萄架的过道,旁边的树下可以逮知了;还有个老藤盘成的类似摇篮的座椅,轻轻地荡在上面很有意思。

还想起用冰格冻冰块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有冰格,那时的夏天还没有空调,烧了开水喝不得,让它降温的其中一种方法,就是丢冰块。就老老实实冻冰块,白哗哗丢进开水里,谁能想到,它还能玩出花来呢?

那个时候西瓜又大又甜,家里一买就是一麻袋。家里总是有奶奶准备的一大缸凉开水,每次玩回来都要牛饮一顿。没有小朋友的时候,自己拿着粉笔在窑洞楼后面的水泥墙上写写画画,俨然自己是个老师。下雨了也不闲,撑着伞跑到外面看哪个墙角又长出了一株小草,它是怎么以弱小的身躯和雨点搏斗的,自己看得津津有味。后来不疯了,蚂蚱蛐蛐也不敢逮了,成天买书看书,如修女一般。晚饭后帮奶奶提提水、摆弄摆弄花草、挂个窗帘,说说话,别无其他。

现在你知道了,

那个时候琐碎吧,却淡的有味。现在的夏天,感觉命是空调之父给的。难道曾经真的不热?还是我们心如沙漠,没了滋养。

加点花草一起冻,

……

好看好喝。

看到女儿穿着小背心坐在地上的凉席上拿着勺子挖西瓜,想起那些年的夏天和那时的自己。像夏天的花草一般恣意生长,像夏日的暴雨一样干脆利索。我想,这也是一种少年精神,而我,是不是已然垂垂老矣?

有的家庭还配有带把的冰格,吃了市面上的雪条,大家就想啊,怎么用冰格冻雪条吃呢?倒上水,加点糖,倒点牛奶,脑子好使的再加点果汁,就冻,结果嘛……当然不像雪条啊,像糖水。

因为失去,所以怀念。

我们哪里知道,一支雪糕的诞生,还要添加许多东西。或许也是因为这样,超市不时会提供糖水冰棍售卖,有人就爱去买,那是童年的味道。甜甜的,傻傻的,很单纯。

当年吃雪条的人,不少已经为人父母了。现在再冻给小孩吃,要有一些进步哇。

首先准备一个万能的榨汁机/破壁机/搅拌机

# 花果冰棍 #

将几种水果、香草、牛奶,一点点炼乳和酸奶混合在一起搅打,倒入冰棍模具中,会比小时候做的好吃哦。

加一点花草也可以,只要是可食用的,比如三色堇、金盏菊、茉莉花干、蓝莲花干,还有超市里可以买得到的玫瑰花苞、柠檬片等等。

# 花果冰块 #

打好的果汁,冻进冰格里,拿出来就成为了一杯浓缩的果汁冰块。然后,能搞的事情就很多了:

拿出一块西瓜冰、一块树莓冰、一块草莓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